安徽体彩兑换中心地址
講中國歷史,看歷史知識,盡在講歷史網

打漁殺家(完)

來源:講歷史2018-06-22 09:10:32責編:桂婷人氣:
字號:小號|大號
【內容導讀】第三場【撤鑼小鑼打上】[丁員外、葛先生上,至中臺口]丁員外:(念)家有千擔糧,葛先生:(念)前倉堆后倉。【小鑼歸位】[丁員外坐外場椅,葛先生坐大邊外首椅]丁員外…

第三場

【撤鑼小鑼打上】[丁員外、葛先生上,至中臺口]
丁員外:(念)家有千擔糧,
葛先生:(念)前倉堆后倉。
【小鑼歸位】[丁員外坐外場椅,葛先生坐大邊外首椅]
丁員外:丁郎兒前去催討漁稅銀子,為何不見回來?
葛先生:想必來也。
【小鑼五擊】[丁郎上至小邊臺口]
丁郎:離了河下,來到家下,氣著了我了,這倆混蛋王八蛋[進門歸小邊]??員外、先生。
丁員外:怎么講話?命你催討漁稅銀子,怎么樣了?
丁郎:蕭恩說得好,這幾日天旱水淺,魚不上網,改日有了銀錢,給咱們爺們送上府來。
丁員外:倒是兩句好話。
丁郎:是好話不是?我剛要走,出來一個擋橫的,他又把我叫回去了。
丁員外:講些什么?
丁郎:他問我是干什么的?
丁員外:催討漁稅銀子。
丁郎:可有圣上旨意?
丁員外:無有。
丁郎:戶部的公文?
丁員外:也無有。
丁郎:憑著何來?
丁員外:本縣太爺當堂所斷。
丁郎:敢是那呂子秋?
丁、葛:誒,你要叫太爺。
丁郎:是他說的,他說了,漁稅銀子免了便罷。
丁員外:如若不免?
丁郎:如若不免,大街之上要是撞著他,有些不便哪。
丁員外:他叫什么名字?
丁郎:他叫什么混屎蟲啊。
葛先生:誒,混江龍。
丁郎:對,混江龍李俊
丁員外:記下了。
葛先生:事。
丁郎:我剛要走,又出來一個,腦袋長得跟花雞蛋似的,叼一嘴的涼帽纓子,他說:“呔!滾回來!”
丁員外:你可曾滾了回去?
丁郎:您這是怎么了,我要是滾了回去,豈不rua了咱們爺們的銳氣。
丁員外:你怎么回去的?
丁郎:我爬回去了。
丁員外:嘿!他講些什么?
丁郎:還是那一套:“漁稅銀子免了便罷”。
丁員外:如若不免?
丁郎:大街之上,要是撞著他,他要剝您的皮,抽您的筋,剜您的眼睛,泡燒酒喝。
丁員外:他叫什么名字?
丁郎:他叫什么烤白薯?
葛先生:誒,卷毛虎
丁郎:對,卷毛虎倪榮。
丁員外:下面歇息去吧。
【小鑼五擊】[丁郎下]
丁員外:來,搭轎。【小鑼一擊】
葛先生:搭轎何往?
丁員外:親自催討。
葛先生:些許小事,待小人辦理。
丁員外:全仗先生。
【小鑼住頭】[丁員外下。葛先生出門,圓場]
葛先生:有請教師爺。
[四徒弟上,小邊站一字]
四徒弟:葛先生,什么事啊?
葛先生:你家師父呢?
四徒弟:在后頭呢。
葛先生:請了出來,有話言講。
四徒弟:是了??有請師父!
【板鼓二擊】[大教師上至小邊臺口]
大教師:(念)好吃好喝又好攪,聽說打架我就跑。
徒弟們,什么事啊?
四徒弟:葛先生請。
大教師:葛先生請咱們爺們?
葛先生:啊教師爺。
大教師:罷了罷了罷了,你把我們爺幾個鼓搗出來,有什么事情?
葛先生:員外命丁郎兒催討漁稅銀子,被蕭恩羞辱一場,我想此事,非教師爺辛苦一趟不可。
大教師:我們爺們講的是看家護院,這個差事伺候不著啊。
葛先生:只此一遭,下不為例。
大教師:套車去!
葛先生:敢莫是拉銀子回來?
大教師:拉不了銀子還不把我們拉回來?
葛先生:取笑了。【小鑼住頭】[葛先生下]
大教師:我說徒弟們,教給你們的練了沒有?
四徒弟:練了。
大教師:走道別閑著,撿雞毛湊撣子,走!
四徒弟:走!【小鑼打下】[四徒弟、大教師下]
第四場

【小鑼(和鈸)奪頭】[蕭恩上]
蕭恩:{西皮快三眼}
昨夜晚吃酒醉和衣而臥,
稼場雞驚醒了夢里南柯。
二賢弟在河下相勸于我,
他叫我把打魚的事一旦丟卻。
我本當不打魚關門閑坐,
怎奈我家貧窮無計奈何。[走至臺中]
清早起開柴扉[右手撥門閂開門出門]
烏鴉叫過,[轉身右手挑髯向空中一望]
【鳥聲】【大鑼一擊】【小鑼、鈸一擊】
飛過來叫過去{轉二六}
卻是為何?
將身兒[進門關門]來至在草堂內坐,
桂英兒取來為父解渴。
【小鑼抽頭】[蕭桂英左手端茶盤右手托底上,至小邊臺口]
蕭桂英:{西皮搖板}
遭不幸我的娘早已亡故,
撇下了父女們受盡折磨。
老爹爹在前堂呼喚于我,[進門]
我這里捧香茶與父解渴。
[桂英將茶盤捧到蕭恩面前]【小鑼一擊】[蕭恩喝茶,桂英將茶盤傾水滴后,蕭恩放杯,桂英將茶具放下,蕭恩望桂英]【小鑼一擊】
蕭恩:兒啊,為父也曾對你言講,不叫兒漁家打扮,怎么還是漁家打扮哪?
蕭桂英:孩兒生在漁家,長在漁船,不叫兒漁家打扮,要怎樣的打扮哪?
蕭恩:嗯,【小鑼一擊】不遵父言,即為不孝。
蕭桂英:爹得不必生氣,女兒改過就是。
蕭恩:這便才是。
[桂英與蕭恩捶背]【小鑼水底魚】[四徒弟引大教師上]
大教師:走著走著。
四徒弟:別走了,到了。
大教師:別倒啊,留著喂狗。
四徒弟:到蕭恩家了。
大教師:到蕭恩家了?等我瞧瞧去。[望]回去吧,回去吧。
四徒弟:怎么了?
大教師:沒在家。
四徒弟:您怎么知道沒在家?
大教師:關著門呢。
四徒弟:關著門在家,鎖著門沒在家。
大教師:我再看看,[望]回去吧,沒在家。
四徒弟:您怎么知道?
大教師:曬著網呢。
四徒弟:那才是在家呢。
大教師:叫門去。
四徒弟:師父沒教過。
大教師:師父教什么了?
四徒弟:師父凈教撥門了。
大教師:飯桶,看我的。
四徒弟:看您的。
大教師:是這啊?
四徒弟:是。
大教師:叫錯了可不是鬧著玩的。
四徒弟:沒錯。
大教師:[小聲]蕭恩,蕭恩!
四徒弟:師父,您吃飯了沒有?
大教師:飯么怎么不吃啊。
四徒弟:大點聲啊。
大教師:大點聲不叫他聽見了嗎?
四徒弟:原為叫他聽見。
大教師:哦,為的是叫他聽見,等我脫了衣裳[脫衣裳扔給徒弟]我要叫了啊。
四徒弟:您叫吧。
大教師:你們瞧著點,這叫能耐本事,學會了吃遍天下。叫門得有叫門的架式,這叫“攔門式”。[在蕭恩家門口擺好架勢]蕭恩不出來便罷,他要是一出來,上頭一拳,地下一腳,就得叫他躺下。給他個金風未動蟬先覺,暗算無常死不知。呔!【大鑼一擊】蕭恩哪!??
【撕邊崩登倉】[蕭恩與桂英一驚,同時轉身,桂英云手,蕭恩一足擱椅上,右手拉開,向外做傾聽狀]
四徒弟:好架勢。
[桂英欲開門,被蕭恩攔住,桂英由上場門下,蕭恩開門]【撕邊】
蕭恩:是哪個?[將大教師打倒]【大鑼一擊】[蕭恩歸大邊臺口]
四徒弟:師父誒,瞧這身土。
大教師:我說徒弟們,這是誰在這潑了水滑我一大跟頭。
四徒弟:蕭恩出來了。
大教師:怎么著?蕭恩出來了?[向蕭恩一望,做輕視狀]原來是個糟老頭子。
四徒弟:人家問是誰哪。
大教師:[向蕭恩]是我,是我,是的兒我。
蕭恩:你們是哪里來的?
大教師:我們是丁府上來的。
蕭恩:哦,原來你是丁府的教師爺。
大教師:[一擺手]罷了!
蕭恩:[在大教師手腕上輕輕一擊]【板鼓一擊】哼!
大教師:哎喲,干了,練家子。
四徒弟:怎么樣啦。
大教師:沒事沒事。
蕭恩:你們做什么來了?
大教師:給您請安來了,問好來了,催討漁稅銀子來了。
蕭恩:你來看,這幾日天旱水淺,魚不上網,改日有錢,送上府去就是。何勞教師爺你來。[用二指在大教師胸前點一下]【板鼓一擊】
大教師:嗬,會點穴。我說徒弟們,留點神啊。
四徒弟:是啦。
大教師:我說蕭恩哪,你說什么天干水淺,魚不上網,改日有了銀錢,送上府去。這兩句話要是別人來了,三言兩語,叫你之乎者也大發回去了。今天教師爺我來了,任憑你怎么說,別管你怎么說,上回書算你白說,你得給漁稅銀子。
蕭恩:旁人來了無有,教師爺你來了么……
大教師:總得拿了去。
蕭恩:嗬嗬嗬……【小鑼一擊】越發無有。
大教師:真干哪。跟他說好的不成,我說徒弟們。
四徒弟:師父。
大教師:帶著呢沒有?
四徒弟:帶著呢。
大教師:拿來。
四徒弟:給您。[遞鎖鏈]
大教師:看著點啊,我一鎖上他拉著就走。
四徒弟:是了。
大教師:蕭恩哪,要錢你不給,你認識這個不認識?
蕭恩:[看鎖鏈]朝廷王法,要他何用?
四徒弟:這是你姥姥怕你長不大給你打得百家鎖。
蕭恩:哼。[打落鎖鏈,踏在腳下]【大鑼一擊】
大教師:哎喲哎喲。
四徒弟:師父啊,怎么了?
大教師:沒砸著,過去撿過來。
四徒弟:師父沒教過。
大教師:這也得瞧師父的?這有什么的?
四徒弟:瞧您的。
大教師:得,瞧我的就瞧我的。??我說蕭恩哪,你瞧見過新鮮罕沒有?一個家雀倆腦袋,在那兒哪。[推蕭恩,撿起鎖鏈]在這哪。
蕭恩:[有意讓開]哼。
大教師:這叫有力使力,無力使智。
四徒弟:好智。
大教師:蕭恩哪,有了漁稅銀子便罷,如其不然,今兒個教師爺我要鎖你!【撕邊一鑼】
蕭恩:爾當真要鎖?
大教師:當真要鎖。
蕭恩:果然要鎖?
大教師:果然要鎖。
蕭恩:如此你就鎖、鎖、鎖!【三鑼】
[大教師用鎖鏈鎖蕭恩,反被蕭恩鎖住]
四徒弟:拉著,走走走。
大教師:得了!鎖上蕭恩拉著就走,鎖上我你們也拉著走啊?
四徒弟:拉錯了。
大教師:你們瞧瞧,都禿魯皮了。硬的不行咱們來軟的吧。
四徒弟:對。
大教師:哈哈哈哈[強笑]我說蕭老頭,沒您不圣明的,我們爺幾個也是奉命差遣,概不由己。這么辦,您跟我們過趟江,見見我們員外爺,要不要的在他,給不給的在你,沒有我們爺們什么事您瞧怎么樣?
蕭恩:話么倒是兩句好話,可惜你二大爺無有工夫。
大教師:怎么成了二大爺了?
四徒弟:軟硬不吃。
大教師:跟他講打。
四徒弟:講打。
大教師:我說蕭恩哪,跟你要錢你沒有,叫你過江你又不去。瞧見沒有,教師爺我帶的人多,我們要講打!
【大鑼一擊】[蕭恩拉住大教師的手]
蕭恩:怎么,爾要講打?
大教師:要講打。
蕭恩:哎呀![放手]【大鑼五擊】老漢幼年間,聽說打架如同小孩穿新鞋,過新年的一般。如今老了,打不動了哇。【小鑼一擊】
大教師:年輕小伙子打他不過,單打你這糟老頭子!【大鑼一擊】
蕭恩:[拉住大教師]娃娃!
大教師:哪這么大娃娃啊?
蕭恩:你當真要打?
大教師:當真要打。
蕭恩:果然要打?
大教師:果然要打。
蕭恩:好哇!
【軟四擊頭】[蕭恩將衣帽脫下,大教師沖向蕭恩,被蕭恩拉住]
待老漢將衣帽放在家中,打個樣兒與你們見識見識。
【崩登倉】[蕭恩亮相]【沖頭】[蕭恩歸臺中,面朝內]
大教師:徒弟們,打啊!
四徒弟:打啊。
【大鑼導板頭】
蕭恩:{西皮導板}聽一言不由我七竅冒火。
【大鑼一擊急急風】[蕭恩打四徒弟,大教師接拳架住]
大教師:聽一言不由你七竅冒火,教師爺我打你個八處生煙。
【扎扎倉】[教師爺被蕭恩打倒]【反長錘】
蕭恩:{西皮搖板}
只氣得年邁人咬碎牙窩,
江湖上叫蕭恩不才是我。
【帶鑼】[蕭恩打四徒弟,大教師接拳架住]
大教師:江湖上叫蕭恩不才是你,教師。

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

安徽体彩兑换中心地址 彩客北单比分直播 6场半全场 亿富配资 陕西快乐十分 股票配资平台一直牛 配多多配资 杨方配资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直播 甘肃十一选五 北京时时彩 诚赢成达配资 gvod日本女优 浙江快乐12 云南时时彩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亿海配资